中科院博士放弃科研选择教书 导师痛心人才浪费

中科院博士放弃科研选择教书 导师痛心人才浪费

时间:2020-03-16 08:36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中广网北京11月24日消息(记者 马文佳)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中科院博士生导师程代展最近很纠结。因为他的一名博士生毕业后放弃了科研,选择去当中学老师。这让他惋惜不已。在一周之前他发表了名为《昨夜无眠》的博文,这篇饱含期望和无限惋惜的文章,得到了数以万计的转发。

  与此同时,这篇博文也引发了对于大学教育的讨论和思索。有关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科研人才”的钱学森之问,再次成为了关注的焦点。

  今年66岁的程代展,是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,也是博士生小赵的导师。在写下这篇长达3000字的博文《昨夜无眠》之前,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得意门生会放弃走完科研这条路。

  程代展:大概半年以前吧,他曾经说过,可能不想做研究了,想去公司或者想去学校。那时候当时我觉得可能他是一时的想法。我曾经说过,我说你死了这条心吧。后来我说你自己可以决定,说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力,但是我觉得,他是个做科研的料子,不要离开科研。

  小赵在中科院硕博连读的5年时光中,因为优异的成绩和严谨的态度,给程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程代展:他实际上在我们这还是大家公认的好学生,他非常用功。他在科研方面做的很好,得过好几个奖学金。今年还被评为研究院院长特别奖。他还得过一个这个就是说控制届就是说蛮看中的一个关肇直奖。表现的确实是很优秀。

  这个月初小赵突然告诉程老师,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与中学签约,博士毕业后就去当老师。程代展当即想尽一切办法,试图让小赵能够改变主意。

  程代展:我就很吃惊,跟他谈了两个钟头左右,左劝右劝,就是希望还是再考虑一下。然后我们室的几个老师还有秘书什么的都劝他。最后我还找了那个我们室的老院士也找他谈了,都劝他,希望他就是不要签约。

  当发现无力挽回学生的决定之后,程代展在博文中这样写道:“饭后一个人发呆,欲哭无泪…现在的我,是又一次哀莫大于心死”。

  程代展:他跟我说这个事情的时候真的让我非常失望。因为他表现的很优秀,所以我在他身上花的这个精力、心血,我真是想把他培养出来。

  不难听惋惜和失望,之后程代展在发表博文《昨夜无眠》后的第二天,又写下了《我的反思》。对于如何带好学生的问题,进行了思考。随后,学生小赵在人人网上贴出了《我为什么逃离科研》的长信回复导师,表示他对科研“已经厌恶了”。对于科研和前程,师生二人为何产生分歧?

  小赵眼中的程老师非常nice,在他的面前可以“畅所欲言,没大没小”。但是,深知程老师对自己寄予厚望的小赵,从来不敢开口说出“不搞科研”的想法。对此,程代展也在反思。   程代展:他说累,确实我给他的压力很多、很大,包括论文研究、念书方面,我并不需要他为我做什么事情,但是我非常觉得他是个苗子,我就希望他能走科研这条路,能做出好的成绩来。

  面对程老师单纯而殷切的期望,小赵虽然内心愧疚,但却始终都没有改变主意。目前正在美国访问留学的他,通过邮件告诉记者:“我也感觉很对不起程老师,但是这个选择决定了自己以后的生活,所以也不能顾及这么多了”。面对学生的选择,程代展依旧不改初衷。

  程代展:我就希望他做研究。从我这个角度看的话,我觉得他这个选择还是浪费,无论是对国家的投入,对老师花的这些心血,对他自己,至少这五年这个博士期间这么多努力,我觉得都是一种浪费。

  程代展说,“自己就像个教练员,把希望都寄托在学生身上。”他心底里还是希望这个高材生能够有一天再次回到科研岗位。

  程代展:那么我对他的期望是什么?坦白说,我就希望他能够得个诺贝尔奖,我尊重他的选择,希望他能够生活的愉快,能够在生活道路上能有所作为。同时心底里的话,还是希望能早一天回归到这个科研队伍里来。

  面对老师期许,在大洋彼岸访问留学的小赵回复说,“我觉得程老师从心底对我的期望太高了。但我很感谢程老师,也很感动。拿诺贝尔奖我肯定是办不到的,不过我会尽力让自己生活的顺利美满,也算满足了程老师的另一个期望。”最后,对于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科研人才”的钱学森之问,程代展说出了自己的思考。

  程代展:就是说实际上年轻的这些科研人员,他们在生活上的压力还是很大的,现在诱惑也很多。但是,真正要在科学上做出真正实质性的、大的贡献的话,是要牺牲的。包括青年人对理想、对科学的这种追求,现在恐怕这方面教育也是不够的。但高校里头问题确实也很多,中国现在真正合格的博导实际上是很少的,一定会影响带出来的学生。

  对于师生不同的坚持,网名也给出了他们的看法。有网民和导师一样觉得可惜了人才。网民“灯_Deng”说,博士生的确是国家不可多得的人才,导师们为了培养一个博士生也确实花费不少心血。网民“一之前”也说,人才培养的花费、培养的时间周期,成本很大,就这样放弃了很可惜。   而对于学生小赵的选择,更多的网民表示了理解和支持:

  应该尊重他自己的选择呀,那是他自己的人生。

  我是追梦人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是不是?教师的工作岗位也能做出一番重要的事业,可以教育一些好的学生嘛。

  我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利,不应该给他更大的压力。

  我叫韩杰,以人为本是最主要的,人才可以再培养出来的,但是人性需要得到一个充分的理解。

  人各有志,应该祝福他。

  其实,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必要分出个孰是孰非。也许就像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师郝雪梅所分析的,“程代展是老一代的知识分子,他更重视为国家培养人才,强调贡献精神,学生是新一代青年人,更强调个人的价值和兴趣”。这应该是时代的进步。